一粒麥子的侍奉

作者:陳終道     來源:作者文集 時間:2015-04-22 07:43:54

psb_meitu_1麥子.jpg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12:24)
 
  這是主耶穌的名言之一,卻是許多人感到難明的名言。這節經文其實是在講解一種生命的侍奉,藉著與基督同死而使人得著生命供應的侍奉。要明白生命的侍奉是怎么回事,先要明白這節經文的意義,要明白這節經文必須先了解其中的“麥子”、“死”、結出子粒的“生命”是指什么說的。
 
  一.一粒麥子的比喻
 
  按上文可知主耶穌是把祂自己比作一粒麥子,祂說:“人子得榮耀的時候到了。”意即祂將死而復活的時候到了,祂要藉十字架之死而成功救贖工作的時候到了。在人看來祂被釘死在十字架是祂的羞辱,在祂看來那正是祂的得勝。然后跟著主又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那意思是說,祂就是那一粒麥子,是落在地里死了又結出許多子粒來的麥子。
 
  主耶穌不但將自己比作麥子,也將屬祂的信徒比作麥子,主耶穌曾講過麥子與稗子的比喻,把真信徒比作麥子,假信徒比作稗子。(太13:24-30)稗子只有敗壞的生命,只會占奪養料,不能供作糧食。麥子不但自己含蓄著生命而且能結出子粒,成為別人的糧食,是可以使別人飽足的生命之糧。這正是事奉主的生命經歷。
 
  二.禁制在堅殼里的麥子
 
  這節經文中要明白的第二個字是“死”,麥子落在地里死了,這個“死”絕不是指身體的死。因為這里所說的麥子是一粒有生命的種子。它被埋入地里是要發芽生長,是生命的開端,不是要滅沒而歸于塵土,而身體的死卻是生命的終結歸于塵土。所以這“死”的實際意義,就是指那個包裹著麥子的生命之外殼的破裂。外殼若不破裂,麥子雖可保持完整,卻不會長出許多子粒。那包涵著可以生出許多奇妙子粒的生命,就被限制在那個粗硬的外殼之內,雖然有可以長出子粒的生命,但它卻始終是“仍舊是一粒”!不知多少基督徒蒙恩已經十年八載,聽道已聽過千次百次,但他卻像不肯落在地里死了的麥子那樣“仍舊是一粒”,因為他一直把自己藏在那堅固的外殼之中,把那屬神的新生命“禁制”起來。
 
  三.愛惜生命與喪失生命
 
  在約翰福音第十二章廿五節中“愛惜自己生命的,就失喪生命;在這世上恨惡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好幾次提到“生命”,是指基督徒的舊生命與新生命說的。基督徒是有兩種生命的人,除了從祖宗傳留下來的舊生命之外,還有從圣靈而生(約1:12-13,3:5)的生命。但注意這里的兩種生命都不是指肉身的身體。如果在此所說的生命是指肉身,則“失喪生命”就是指肉身死亡,“恨惡自己生命”就是恨惡自己的身體,“保守生命到永生”就是保守肉身到永生,但這絕不是主耶穌講這些話的本意。因肉身終必死亡是主耶穌的看法(太16:21;約21:18-19),而且苦待身體根本不合福音真理(西2:23)肉身只不過是表現生命的有機組織而已!當我們還在世上,在肉身活著時,不愛惜肉體的私欲,順從圣靈的要求,“恨惡”舊生命中使人犯罪的“律”,就能在肉身中活出新生命的美麗,使新生命得著屬靈的建立造就而長大,而今生屬靈生命的豐盛榮耀,將保存到永世里。
 
  四.是什么阻礙麥子長出子粒?
 
  既然麥子外殼的破裂,是麥子能長出子粒的根本原因,那么,什么是那使我們的新生命被禁制在里面不能顯揚基督的“外殼”?那個禁制新生命的“殼”就是舊生命罪性。例如:驕傲是舊生命本性之一,會使基督徒失去受教的心,自高自是,停止長進。不少信徒只在初信時長進了一陣子,就驕傲起來,一直停了十年二十年還是老樣子,除了“驕傲”繼續在“長進”之外,沒有一樣在長進中。不沖破這個殼,就活不出主的樣式。人的臉像一個電視螢光幕,心里驕傲的人會在臉上顯出來。為什么愈來愈多人是你看不順眼的?愈來愈多事會使你心靈受創傷?因為你愈來愈驕傲了,舊我愈來愈大了!
 
  嫉妒也是禁制新生命的“殼”,會使你看見別人強過自己時,內心惱恨不安。為什么掃羅王要到處追殺大衛?因為嫉妒!為什么你會千方百計惡待你的媳婦或婆婆?因為嫉妒!為什么有時你會不自覺的喜歡挑剔別人的不是?也是因為嫉妒。
 
  貪圖虛榮權勢是帶著罪性的另一層硬殼,使人完全落在虛偽里看不見自己,這種罪會使基督徒在教會中貪求名譽地位,還要兼得熱心愛主的美名……。無論是那一種“殼”,它的作用都是一樣的:使你活不出基督豐盛的生命來。這樣的基督徒跟沒有生命的掛名教友僅略勝一籌。雖然有生命卻不是會發芽生長的生命,是困在小殼子里的生命。
 
  主耶穌已經指示我們怎樣突破那個硬殼作個能結出子粒的基督徒,就是要“落在地里死了呢”,祂自己怎樣落在地里死了?祂是“……反倒虛己……存心順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6-8)照樣我們也要藉祂十字架的對付,使我們舊生命外殼裂開,活出新生命來。人可以用許多方法自殺,就是不能用釘十字架的方法自殺。要經歷與主同釘死,不是憑我們自己的修養工夫,是把自己柔順地放在主的手中,讓圣靈在我們生命中作工,順服并接受神藉著環境際遇或人物所給我們學習的功課,就像麥子埋在泥土里,任憑各種化學物理生物的作用,濕度溫度光暗度壓力……的作用發生效力那樣。麥子的外殼自然會破裂,內里的生命自然按時沖破泥土,發芽生長了。
 
  五.讓父神破開外殼的基督徒
 
  摩西是個學盡埃及一切學問的人,且在王宮里長大,他驕傲地倚靠自己血氣之勇打死一個埃及人,這樣的摩西神不能用,神把他帶到米甸曠野訓練了四十年,四十年后的摩西已完全沒有小王爺的氣味,也沒有學者專家的氣派了。圣經稱他“為人極其謙和,勝過世上的眾人。”(民12:3)他不但肯落在地里且死了,不但肯謙卑擺上自己,且接受神的熬煉,終于成為拯救整個以色列族的信心偉人。
 
  保羅原是殘暴兇惡的猶太教徒(徒9:1-2;22:4-5),但在大馬色的路上看見復活的基督顯現,他的生命忽然完全轉變過來,成為一個為基督的福音不以性命為念的人。(徒26:24)在他寫的書信中可見他心中充滿基督的愛,對待分爭結黨又喜歡批評他的哥林多人,像父親教導兒子。(林前4:14)對聽從他的帖撒羅尼迦信徒,像母親乳養自己的孩子。(帖前2:7)
 
  這些人都肯把自己交在十字架的祭壇上,讓圣靈在他們的生命中作工,因而能夠到處宣揚那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你我所領受的生命,正像摩西或保羅那粒麥子一樣,是具有可以結出無數子粒的生命“品種”,同是那為我們落在地里死了的基督的生命,為什么你我竟不能多結子粒,甚至成為多年以來一直是“仍舊是一粒”的麥子?是否因我們不肯讓圣靈在我們身上作工,拒絕那些會摸到我們痛處的信息,不肯揭開虛偽的臉孔呢?是我們自己禁制了那在我們里面有無比大能之神的生命,不能發揮效力,又使自己經常在失敗中嘆息,結不出子粒來!使你這在前的變成在后的,不是別人,是你自己!
 
  六.生命的事奉
 
  “若有人服事我,就當跟從我;我在那里,服事我的人也要在那里;若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約12:26)
 
  為什么主耶穌講完了麥子落在地里死了的信息之后,就說“若有人服事我,就當跟從我?”那豈不很明顯的主耶穌要指示我們一條服事祂的途徑,就是像祂那樣,落在地里死了而結出許多子粒來么?祂是一粒麥子經十字架而使千萬靈魂得拯救,又或為歷代以來千萬人生命之糧。要服事祂的人,也必須經十字架而進入榮耀,藉著與祂同死,才能結出生命的子粒來。正如保羅所說的“……死在我身上運行,生卻在你們身上運行。”(林后4:12)---(中文新譯本譯作“運行”和合本作“發動”)那賜生命圣靈的律就能“突破”一切舊生命的“硬殼”,使那原本已種在心田里的新生命長大強壯起來。
 
  要接受耶穌作救主,是藉著信而得重生。要服事主卻要跟從主走十字架的道路。藉著信而領受生命是一次成功的,跟從主卻是天天的,一步一步的,直到走完當跑的路程。走十字架道路,是生命上肯接受對付,接受鍛煉,屬靈的心意與生命,就在不知不覺中增進。
 
  七.讓祂救我們突破舊生命的硬殼
 
  基督十字架的救恩,不但救我們脫離將來的永死,還救我們今天脫離罪的勢力來,脫離那個使我們內心愿意行善卻行不出來的限制,那正是今日許多人忽視了的另一部分救恩。是藉著信可以天天勝過罪欲與試煉的救恩,是天道神能,不是人道修養。使徒在清楚的辯明得救是本乎恩、因著信之后,緊接著說:“我們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穌里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弗2:10)神要我們行的“善”,是藉祂在我們里面的生命長大而顯出的榮美形像,那就是生命的事奉。
 
  其實我們所有的這粒“麥子”不只是麥子且是種子,圣經常用種子指后代子孫。我們正是基督的“種子”,“種子”肩負了傳播生命之使命,那正是基督徒的人生目標。
 
  八.總結
 
  末了,主耶穌給我們一句獎勵性的應許:“若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人都喜歡受尊重而不愿被輕視。如果受平凡人尊重尚且歡喜,得那萬有之主的父神的尊重,那喜樂與榮耀將會多大呢!誰是必能得著天父的尊重的人?就是那些像一粒麥子靜靜的埋在地里,卻長出許多子粒;被磨成細面,卻使多人飽足的人。
 
  省思:我已經是信主多久了?為什么仍是結不出許多子粒來的麥子?為什么還不能落在地里死了,我曾為此禱告過嗎?常常這樣懇求祂嗎?
 
  謹記金句:“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愛惜自己生命的,就失喪生命;在這世上恨惡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若有人服事我,就當跟從我;我在那里,服事我的人也要在那里;若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約12:24-26)
 

  TAG:生命 基督 侍奉

【作者簡介】 陳終道(Stephen C. T. Chan,1924年-2010年11月24日),香港人,客居加拿大。 著名華人基督教牧師、解經家。 母親陳倪閨臣是倪柝聲的大姐。 1936年隨母親到聚會所聽道。 1937年被接納擘餅,但他自述少年時期非常反叛。 1939年脫離家庭,在中國西南地區自立求學。 1945年在重慶北碚復旦大學讀書期間,艾得理、趙君影、于力工牧師與江守道弟兄在復旦基督徒團契舉行奮興布道大會,推動中國學生歸主運動。受到影響遂向校長承認偽造文憑進復旦大學一事,退學后進入賈玉銘所辦的靈修神學院。當時該院設在南岸山上。 于印尼瑪瑯圣道神學院(1953-1956)、菲律賓圣經學院(1968年先后4次)、新加坡等5所神學院的專兼任圣經教師,曾任香港及若干地區培靈研經大會講員。 先后在中國大陸、東南亞和加拿大牧會多年。 1978-1984年擔任加拿大溫哥華市列治文宣道會牧職。

贊助商鏈接

下一篇:超越時空的信  上一篇:打那美好的仗 打印文章   錄入:悄嵐   責任編輯:悄嵐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 Posts
  • 贊助商鏈接
  • 熱門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曠野呼聲 2004-2019 關于我們 | 在線留言 | 友情鏈接 | 網站導航 | 曠野呼聲手機版 |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基督教福音網站聯合聲明
版權聲明:凡來源處注明為“本站原創、曠野呼聲作者、原創投稿曠野呼聲”的文章需經本站同意才允許轉載(轉載時需注明來自曠野呼聲),否則即被視為侵權行為。
對于非本站原創的文章可以允許轉載,但是原作者與來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資源來自互聯網及讀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或文章報道不實,請及時聯系我們。
试机号后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