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蓋茨:終極慈善+榮耀上帝(圖)

作者:佚名     來源:來自網絡 時間:2009-04-28 23:28:42

比爾·蓋茨與溫家寶總理在一起

  10年前,一個叫做布拉德·坦普雷頓的電腦工程師試圖用幾個通俗易懂的句子來形容比爾·蓋茨的財富。他說,如果蓋茨掉了一張1000美元的鈔票,他根本沒有必要理會,因為有了彎腰撿錢的這4秒鐘,他完全可以掙到更多的錢——是年,蓋茨賺了78億美元,相當于每天2000萬美元,每秒250美元。

  在1995年到2007年的13個年頭里,蓋茨蟬連《福布斯》全球億萬富翁榜的首位。上個世紀末,他的個人財富一度接近1000億美元,相當于當時GDP排在世界第50位的羅馬尼亞一年的GDP。

  10年后,2008年6月27日,世界財富榜上名列第三的蓋茨結束了他在微軟的最后一個全職工作日。離職一周前,他告訴英國BBC晚點新聞(Newsnight)的主持人,他要把自己580億美元的財產悉數捐給他與妻子名下的慈善基金——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如果加上過去所捐獻的300多億美元,他累計捐款接近900億美元(這個數字超過了許多國家一年的財政收入),這也使他成為繼巴菲特(同為基督徒)之后的又一個將所有財產捐出的超級富豪。

  “我們決定不留給我們的孩子。我們想把它(財產)回饋給社會,用在影響力最積極的地方,”蓋茨說。

  為了用好基金,蓋茨甚至快成為半個醫療問題專家了。他在巴西度假期間,還饒有興趣地通讀了分子生物學家詹姆士·沃森的《基因分子生物學》一書。蓋茨透露:“生物學使我們人類戰勝了一個又一個病魔。我目前就在閱讀一些關于肺結核和艾滋病的書籍。我很喜歡普通生物學,如人的免疫系統什么的,我覺得就很有意思。當然這也跟我們的基金會的工作目標有很大的關系。”

  援助效果非常顯著。蓋茨基金會捐助項目實施以來,已使非洲一些國家的兒童疫苗接種率大幅度提高,每個兒童的平均接種費用從不足1美元增加到10美元,成功地挽救了100多萬人的生命。蓋茨后來接受媒體采訪時說:“在我看來,兩種感受是類似的——‘人們買了多少軟件’和‘挽救了多少生命’,都是很漂亮的數字。”

  

比爾·蓋茨獲母校哈佛大學榮譽學位

  10年前的富得流油的“吝嗇鬼”成了10年后最負盛名的裸捐者、慈善家。要知道他們所擁有的財富完全可以讓自己的子子孫孫永遠不用做事情,就可以盡情的享受美好生活。但他們沒有這么做,他們更愿意把這些自己一生的奮斗所賺來的錢用于慈善事業,用于拯救那些災民、難民和還沒有解決溫飽的窮人們身上。蓋茨-梅琳達基金的主要用途就是用于援助非洲艾滋病人。這種在我們看來匪夷所思的捐款舉動,其實有其內在的動因的,他們并不是一時的沖動,也不是為了出名,更不是因為某種政zh i原因而做出如此驚人舉動的。如果我們從深層次去探究他們的動機,我們就會發現,原來是他們的信仰決定了他們的行為。

  比爾蓋茨從小就是在教會學校讀書長大的,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他在11歲的時候就能一字不差的背誦《馬太福音》5-7章;巴菲特也是一位基督徒,他在每年的《給股東的一封信》里面幾乎都會引用圣經中的話語;在他們的心目中,他們所有的財產都是上帝委托他們管理的,當他們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這些財富必須交還給上帝,用到上帝所需要的地方。

  

梅琳達與蓋茨在非洲參加慈善活動

  比爾·蓋茨夫婦與長沙一女教師陳慧合影

  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的資助對象主要有4個領域:第一是改善全球健康狀況。著手研究艾滋病、瘧疾、肺結核、癌癥等疾病的治療途徑,尤其是向非洲、亞洲等發展中國家大力捐資;第二是加大教育投資,創建更多的面向低收入階層的中學并減少因經濟問題而上不起大學的現象;第三是促進信息業的發展,尤其是著力擴大互聯網的普及,讓所有的人,不分種族、性別、年齡或貧富,都能擁有獲得信息技術的途徑;第四是改善美國太平洋西北地區的現狀,向當地社區和貧困家庭提供多種形式的捐助。

  人們會記得,在6月3日微軟的“TechEdDevelopers”大會上,蓋茨面對滿屋的開發人員,發表自己退隱前的最后一次公開演講。“(慈善事業)將把我推向一個新領域。”他說,“這是自我17歲以來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換工作。此前,我完全沉溺于軟件開發之中。”

  蓋茨裸捐為中國富豪上了一課!

  在上個月的四川汶川大地震發生后,中國大陸的富豪們還曾經為了到底應該向災區捐多少款才合適,在媒體上爭執不休,莫衷一是。時過一個多月,全球首富、美國人比爾·蓋茨用他自己的言行,為中國大陸的這些富豪們好好地上了一堂財富課。這位世界首富的財富觀,以及他的這種慈善意識,足以讓中國大陸的那些富豪們汗顏不已。

  在中國兩千多年的封建社會里,由于生產力水平普遍低下,那時有人認為“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當然在古代西方社會,像葛朗臺那樣的守財奴也屢見不鮮。然而時過境遷,在當今現代社會,生活在小康社會的中國人到底應該擁有怎樣的財富觀?我們的社會似乎還沒有給出一個明確的道德規范。而在現代西方世界,一直以來備受推崇的美國富豪和慈善家卡內基曾經曾說過這樣一句話:“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種恥辱”。比爾·蓋茨也這樣說過:“個人名下的巨額財富,不僅是巨大的權利,也是巨大的義務”。就在不久以前,世界第二大富豪巴菲特,為世界慈善事業捐出了自己85%的財富,約合370億美元。幾十年來,像卡內基、比爾·蓋茨和巴菲特這樣,一個接一個的美國富豪,積極參與慈善事業,把慈善捐助作為回報社會和幫助弱者的重要手段,也帶頭為美國社會形成了“取之社會、用之社會”的慈善傳統。據中華慈善總會的統計資料顯示,目前美國人均GDP只是中國的38倍,而美國人均慈善捐款數額則是中國的7300倍!

蓋茨與三位接班人

  中國大陸的富豪,由于暴富的時間太短,對待財富的態度似乎很成問題。他們更多的是以代際轉移的方式繼承財富。遺產稅的缺失,又讓他們可以毫無顧忌地把財富一代接一代地留與子女享用,卻很少考慮捐贈,很少考慮以慈善的方式回饋社會。以至于在中國內地有“為富不仁”的說法。這種說法并不是無中生有。中國大陸的富豪之所以對慈善不熱衷不感冒,并不是因為我們的富豪數量少。2007年胡潤百富榜顯示,在中國大陸,財產超過10億美元的富豪人數已經超過了德國,僅次于美國,躍居全球第二。雖然這個數字統計并不權威,但中國富豪越來越多卻是不爭的事實。由于種種原因,中國大陸龐大的富豪群體根本沒有形成像蓋茨那樣“以最能夠產生正面影響的方法回饋社會”的慈善認知,這正是中國大陸的富豪與蓋茨等世界富豪的最大差距所在。來自中華慈善總會的統計資料表明,中國大陸的富豪擁有85%的財富,對慈善事業的捐贈所占比例卻不到15%。2003年的福布斯百位中國富豪中,有七成沒有進入2004年的“慈善榜”。2004 年,中國內地入榜的 135 位慈善家共計捐款僅為 9.85 億元,約合1億多美元。和美國的蓋茨相比,我們的富豪們不臉紅嗎?

  蓋茨這樣的行為,同時也為他的子女指明了一條走向成功的道路,當他的孩子們知道自己沒有依靠,必須要靠自己的時候,他們才會去努力并且可能會成功。試想如果蓋茨把580億美元都留給子女,他們會不會坐享其成,變得好逸惡勞呢?美國的蓋茨無疑是明智的,然而又有多少中國大陸的富豪父母真正懂得這個道理?

  人類社會的慈善是一種大愛,更是一種責任。在中國大陸,在貧富懸殊日益加大,兩極分化越來越明顯的的當下,慈善捐贈或許還具有消除為富不仁的社會疑慮的社會因素。因而在蓋茨捐出全部財產的事實面前,我們的社會,尤其是我們的富豪們確實需要深刻的自省。

  美國式慈善是怎樣煉成的

比爾·蓋茨(左)展示英國女王伊麗莎白(右)授予的榮譽爵士勛章

  “你能捐十塊錢嗎?這些錢都是用來幫助中國孤兒的。”這位年僅10歲的美國小女孩在門外對她的鄰居央求說。從5歲開始,托麗每年都要參加一個為中國孤兒募捐的“希望行動”,每次,她都要給所有的親戚朋友、左鄰右舍或打電話或主動上門,說服他們捐款,而到每年的圣誕節,她也告訴親朋好友,她不要禮物,只要錢,然后捐出去。

  中國兒童希望救助基金會工作部主任張雯跟托麗的母親是好朋友,這樣感人的故事,張雯在美國生活時經常碰到。儼然,慈善在美國不僅是企業家的“愛好”,而是一場全民運動。

  圣經教導

  美國印地安那大學慈善研究中心的調查統計數據顯示,2005年,有67%的美國家庭向慈善機構捐過款。希望工程發起人、南都公益基金會副理事長徐永光說,過去幾年,美國年人均捐款達到800多美元,而中國連10元人民幣都不到。

  美國人熱衷慈善很大程度上跟他們的基督教信仰有關。《圣經》中路加福音里的一段經文:“耶穌抬頭觀看,見財主把捐項投在庫里,又見一個窮寡婦投了兩個小錢,就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窮寡婦所投的比眾人還多,因為眾人都是自己有余,拿出來投在捐項里;但這寡婦是自己不足,把她一切養生的都投上了。”

  (圣經 路 9:25) 人 若賺 得 全 世 界 , 卻 喪 了 自 己,賠上自己 , 有 什 么益處呢?

  “凱撒的物當歸給凱撒,神的物當歸給神”(馬太福音22:21),比爾蓋茨作為上帝所揀選的財富管理者,當他的使命完成時,他便將自己替上帝所管理的財產交還給上帝了。在他看來這是理所當然的,即使是他自己也沒有資格去浪費上帝交給他管理的財產。

  德國著名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于1904年左右發表了《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一書。他認為基督教的教義能夠產生相應的倫理思想,而這種倫理思想又能推動世俗社會的發展。資本主義不僅僅是市場經濟,還必須建立在基督教新教倫理的基礎之上,這種倫理對市場經濟乃至整個社會起到規范作用。人們以忘我的職業勞動和節儉的生活態度來體現自己的基督教信仰和倫理,并且把勞動的成果理解為上帝對自己的恩惠,自己應該回報社會,并以感恩之心辛勤工作,而不是將勞動成果坐吃山空或揮霍殆盡。這種新教倫理形成了最初的資本主義精神,促成了資本主義在西方的形成和發展。

  這就是他能夠做出把財產全部捐獻出來的理由所在。

  1994年,蓋茨賣掉一些微軟的股票,出資9400萬美元建立了威廉·蓋茨基金會。為了管理好這個基金,蓋茨開始辟出一些時間,學習鋼鐵大王卡內基和石油大王洛克菲勒在管理各自慈善基金方面的經驗。

  這一年,蓋茨同梅琳達成婚。婚禮前一天的新娘午餐上,蓋茨的母親瑪麗在給新人的祝辭中說:“那些慷慨的貢獻讓我們有壯舉可期待。”婚禮幾個月后,瑪麗去世,蓋茨的父親也從法律事務所退下來,自愿為兒子打理基金會事務。在之后的四年里,威廉·蓋茨基金會因為蓋茨的慷慨捐助而迅速膨脹到21億美元。此后,他和梅琳達的基金會很快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透明運作慈善基金——官方網站的首頁上就有往年的財報可以下載;捐贈者也可以方便地跟蹤到捐款的去向。此外。為了避免基金會隨著規模的擴大而形成官僚機制,讓運營成本侵蝕到基金財富,蓋茨夫婦還宣布,該基金會將在蓋茨夫婦去世后的50年內消失。

  基于對蓋茨夫婦的信任,2006年6月25日,巴菲特宣布將總計約370億美元的財產捐贈給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

  TAG:比爾·蓋茨 慈善

贊助商鏈接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 Posts
  • 贊助商鏈接
  • 熱門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曠野呼聲 2004-2019 關于我們 | 在線留言 | 友情鏈接 | 網站導航 | 曠野呼聲手機版 |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基督教福音網站聯合聲明
版權聲明:凡來源處注明為“本站原創、曠野呼聲作者、原創投稿曠野呼聲”的文章需經本站同意才允許轉載(轉載時需注明來自曠野呼聲),否則即被視為侵權行為。
對于非本站原創的文章可以允許轉載,但是原作者與來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資源來自互聯網及讀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或文章報道不實,請及時聯系我們。
试机号后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