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以超凡之哲理,識人性之幽微

作者:大漠     來源:曠野呼聲作者 時間:2019-10-11 07:25:44

影評.jpg

   文化之內涵不僅斑駁瑰麗,而且也是豐富多彩的。因此,也讓“文化”這一概念在定義上出現眾說紛紜,莫衷一是的現象。但在文化表現的范圍上,卻都是共同和一致的,是脫離不開科學和藝術、宗教和道德、法律和學術、思想和風俗、習慣和器用等方面的。而電影藝術卻是對這些方面的一種綜合折射和反映,無論是人物和劇情,畫面和生活場景,無不是本民族地域和社會文化上的一個縮影,中外電影概莫能外。中外電影的所謂區別,也是文化和藝術上的區別,即東西方在文化藝術和生活習俗上的差異。而石衡潭先生的影評集《電影哲理分析》中,對中外電影都有所評。評論中,他既不是從藝術上切入,也不是從地域文化上闡釋,而是從人類共有的人性上進行評論探討,重點剖析的是人的思想和靈魂層面。以這個角度和思維來審視影視中反映出的人物、劇情、社會和思想文化。所以,評論電影乃至包括評論任何一種文化藝術現象,取舍的角度和思維方式至關重要。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評論一部電影不管站在什么角度,誰都可以評說一番,但能否抓住電影內在實質性的東西,那就各有千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就這個層面可以說,電影創作是一門藝術,電影評論也是一門藝術。電影創作者應具備的藝術素質,電影評論者雖然不能與其同步,但至少也要具備相應的基本素質。否則,電影評論者的電影評論,就可能出現南轅北轍,越評越離譜的怪象。這是就電影創作者與電影評論者的相同點而言的,電影評論者與電影創作者的不同點卻在于各自眼光和審視的視角上的差異。一部優秀的電影,有時候在評者的眼里遠遠高于創作者,有所謂旁觀者清的意味。所以,很多電影的好評如潮,都出乎電影創作者的意料之外,是創作者沒有想到的。因此,一個電影評論家的“眼光”基本決定了評論的質量與成敗。這種眼光的形成,無不與評者思想和藝術上的積累和修養有關。

 
  但是,當下人們對文化藝術的欣賞,無非是一種樂趣,一種休閑方式,比如可以隨手拿過一本雜志,在一支煙的功夫里讀完一篇不痛不癢的短文,也用不著醞釀什么好心情,更勿需整理好思緒。那些搔首弄姿的文章,就像麥當勞里的薯條,雖然適合當下人的口味,但卻沒有什么營養可言,更談不上提升靈魂什么的了。觀賞電影也是如此,大多數人都將注意力傾注在感官的享受上,什么演員的漂亮不漂亮,性感不性感,以及個人隱私八卦什么的,對于電影里的人物和思想藝術等方面幾乎很少有人談起。一句話,以庸俗消遣的姿態觀賞電影,想得到的不過是一種庸常的樂趣而已。即使那些發表在公開媒體上的影評,也很少就電影的思想深度以及藝術得失上進行探討的,也都囿于演員演技和編導個人的是與非上的評論。讀這樣的評論,只能是快餐似一種娛樂,一種時間上的消遣,對人生與社會沒有什么真正的意義。
 
  所以,讀過石衡潭先生的影評集《電影哲理分析》一書后,覺得這種對電影的評論很是另類,與娛樂性質的評論幾乎是格格不入的,甚至可以說是相悖的。但也由此發現,在石衡潭先生身上浸透著一股子強勁的學者與思想者的氣質。
 
  就這部《電影哲理分析》一書來看,他將自己的評論與社會人生以及個人經歷都糅合一起,使之成為一個整體,擺脫掉自己評論者的身份,讓自己成為一個實實在在的參與者。這樣,他的評論便擁有了真情實感的一面,所評所論,完全是發自自己內在的心靈,不虛不假,更沒有矯情和故作姿態的樣子。譬如在評論《留守兒童》這部電影時,他對留守兒童的關注不是在言論上,而是親自體驗和真正的關心。他和妻子在一個小吃攤結偶然識了一個留守兒童,妻子親自輔導這個留守兒童的功課,并經常利用下班時間去輔導這個孩子。這樣一個愛心行動,感動了孩子母親,并把孩子留在了自己身邊。
 
  讀石衡潭先生的影評,卻見其情趣盎然地游走于評議之間,顯得靈動自如,揮灑有致。閱讀的時候,由文字構成的意象,就好像觀賞電影熒屏中呈現出的一朵朵的黃花,開始讓人看見一點點的萌芽,接著又看見根莖茲茲上長,接著又看見開出含苞的蓓蕾,最后整個屏幕綻放出一朵朵鮮亮亮的花朵,不禁讓人的眼前與心情豁然開朗起來。但是,這種以文字營造出的“黃花”,讓人在豁然開朗的瞬間,不知覺地便進入另一個境界,一個令人沉郁深思的境界,讓人產生一種對社會與人生的思考。這種思考,不僅僅局限在電影中的人物身上,并且逐漸轉移默化至評者自己的身上,讀者也在這個時候受到感染,與評者一起進入靈魂升華上的層面,得到一次思想上的洗禮。這就是評者將深邃的思想以力透紙背的文字舒展出的魅力。如電影《我不是潘金蓮》里的主要人物李雪蓮,為多分一套房子與丈夫假離婚,不曾想弄假成真,丈夫借此不但與別人結了婚,還說李雪蓮是潘金蓮。李雪蓮為了證明自己不是潘金蓮,走上了十年的告狀之路,吃盡了苦頭。最后,處理她這件事的官員被撤職,前夫意外身亡,李雪蓮的伸冤之路也走到了盡頭。石衡潭先生對電影中反映出的一個農村婦女李雪蓮由簡單的婚姻問題,因不斷放大、變異、發酵所引發的非正常上訪事件,認為造成這種荒唐事件的根本原因就是:“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耶17:9)。這一評語深刻揭示出了人性的幽暗,讀者讀到這句話時,很容易在悟徹之后進入思考之中,從而走進靈魂升華之境。
 
  石衡潭先生是中國社科院宗教研究所的研究人員,是一位享譽宗教界的知名學者。在宗教研究上,尤其是在基督教研究方面有著很深的造詣和成果。曾在《世界宗教研究》、《哲學門》、《文化中國》等海內外學術刊物上發表許多專業論文,是一位頗具影響力的學者。對于創作影評純系“無心之舉”,當初只是因為一些大學生和研究生對電影存在一些爭論和疑惑,他便偶一為之,寫了一些影評。沒想到,他的影評得到了廣泛的共識和喜愛,很多人都要求他繼續寫下去。于是,在眾人的推波助瀾之下,從2005年起一直寫到現在。這本《電影哲理分析》,已經是他出版發行的第四本影評集了,是他“無心插柳柳成蔭”的一個成果。
 
  石衡潭先生本身是北大畢業的哲學博士,工作又居于宗教研究領域,是一位基督教研究專家。他的影評自然與其相關,在自覺與不自覺之間促成了他在影評上的一個最顯著的特色,就是評論上的哲理性。所謂哲理,就是關于宇宙與人生的根本原理和智慧。一般而言,主要探討人生的目的、價值、意義和態度等。在表現形式上,相比理論化系統化的哲學而言,它通常是雋永含蓄的箴言式的語句。但是,在石衡潭先生的影評里,雖然到處點綴著這樣的語句,但與一般的哲理語句又有著本質上的區別。因其本身是基督教研究學者,其所用哲理不僅有中國文化典籍中的名句,也有西方文化經典《圣經》中的話語。其哲理內涵完全超越了一般性的哲理,擁有著不凡的超越性。正是這種哲理性與超越性巧妙地融合其間,讓他的影評起到了以超凡之哲理,識人性之幽微的功效。這是石衡潭先生影評中最大的閃爆之處,讓讀者在其閃爆之光中與作者同時實現思想與靈魂的提升。
 
  文化是民族之魂,是社會共構的精神支柱。電影與影評都是屬于文化范疇之內的,石衡潭先生在他的影評中將中外文化交融在一起進行的抒寫,無疑是在影評寫作上一種大膽的嘗試與創新。當下,雖然也偶見一些類似之作出現在網絡上,但堅持十多年地從事這一工作,并有四部影評集問世,這樣的作者的確是絕無僅有的。這對中國文化和藝術的發展不失為一種有益的探索。
 

  TAG:書評 超凡 哲理

【作者簡介】 大漠,2009年8月28日在沈陽東關教會受洗歸主。2012年開始在《曠野呼聲》網站做文字侍奉至今。先后在《信仰之旅》、《文化中國》及網站發表信仰文章近200篇。現為中國通俗文藝研究會會員、遼寧省散文學會會員、遼寧省作家協會會員、沈陽市作家協會會員。

贊助商鏈接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上一篇:書評:破解時間之謎的一部奇書 打印文章   錄入:華美   責任編輯:華美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 Posts
  • 贊助商鏈接
  • 熱門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曠野呼聲 2004-2019 關于我們 | 在線留言 | 友情鏈接 | 網站導航 | 曠野呼聲手機版 |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基督教福音網站聯合聲明
版權聲明:凡來源處注明為“本站原創、曠野呼聲作者、原創投稿曠野呼聲”的文章需經本站同意才允許轉載(轉載時需注明來自曠野呼聲),否則即被視為侵權行為。
對于非本站原創的文章可以允許轉載,但是原作者與來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資源來自互聯網及讀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或文章報道不實,請及時聯系我們。
试机号后预测